嘗一口蟹香回憶
作者:蔡偉  時間:2019-11-05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秋風起,蟹腳癢,一場涼過一場的秋雨之後,超市裏的螃蟹便被擺在了生鮮區最顯眼的地方。孩子們叽叽喳喳的拿著鉗子戳的螃蟹滿世界逃竄,張牙舞爪,大人便盯著最活潑的,逮著進袋。

回家之後,孩子也會學著大人的樣子拿著一把小刷子一本正經的胡亂刷洗。挑蟹、洗蟹、綁蟹都已經做過了,蒸熟之後的螃蟹,她怎麽也得嘗嘗,于是嘗出味道來之後,便時不時的嚷嚷著要去超市買螃蟹。

大閘蟹是這幾年才頻繁進入尋常百姓家的,可是螃蟹入嘴那絕對是我們小時候的美味。

我的童年假期大抵是在舅舅家度過的,每年放暑假的時候,我便成了舅舅家的正式成員,一個夏天,我都和表哥表姐們混在一起,舅舅家附近有一條河,于是上山下河、釣魚摸蝦、爬樹摘瓜,鬧得雞犬不甯,外婆怕我們受傷,跟在我們身後喊著慢點、慢點,但終究她走得慢,被我們遠遠的丟在後面,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“小土匪”瞬間消失了身影。

每次洪水過後,表哥表姐便會領著我們去河邊,河床上,那些坑窪中還蓄滿了水,赤腳踩上去,都是軟軟的沙子,來回的踩踏之後就變成泥漿,從腳趾縫裏逸了出來,順著河沿,找著那些半掩于水的石頭,小心翼翼的挪開,那些縫隙裏,伸手就能抓住小螃蟹或者摸到小螺絲,或者用竹簍,再放點肉進去做誘餌,順著水流的方向,設置陷阱,也能捕到一些小魚小蝦,可我是山裏的孩子,不谙水性,不擅長捕捉,于是一竅不通的我,被表哥表姐們教過幾次之後,便被嫌棄,只能眼巴巴的圍在她們屁股後面團團轉。

她們到底是水的孩子,總是每隔一會就會有收獲,高舉著戰利品一臉得意洋洋,看著自己兩手空空,到底氣不過,便也學著去翻石頭,去網小魚,可終究白忙活一場,便窩著火拿著樹枝去搗亂,故意把水攪渾,被教訓之後,又會一個人跑到旁邊生悶氣,嘴裏嘀咕著,把眼淚蓄在眶裏,不大一會兒,見沒人理睬,好像也沒那麽生氣了,又會屁顛屁顛的跑到他們身邊,看他們繼續往簍子裏扔螃蟹、小魚小蝦。

因爲我的不善捕捉,我總能撿到一個好差事,保管他們的戰利品,于是雙手緊緊的抱著簍子,護在胸前,等到他們誰捉到魚蝦蟹的時候,趕緊跑過去,投到簍子裏,這邊叫,那邊喊,自己跑來跑去,卻樂此不疲。等到簍子裏有螃蟹的時候,它們總是順著簍壁爬來爬去,妄想逃出去,于是自己就更忙了,一邊要接戰利品,一邊還要監視這些越獄者,等到它們要爬到簍口的時候,便用樹枝戳下去,掉到簍底的螃蟹,不一會兒又繼續往上爬。

有時候遇到他們捉到小螃蟹,又沒法塞牙縫的時候,表哥就會拿給我玩,但無奈,它們那未露鋒芒的蟹鉗依然會嚇到我,表哥便用一根長長的繩子綁住螃蟹,我握著繩子的另一端,像溜寵物一樣。

晚上回家的時候,外婆便會把這一筐小魚小蝦還有螃蟹,清洗之後,放在鍋裏油炸,我們一個個在竈台前擠著頭看,生怕錯過了什麽,待到小魚金黃、小蝦淡紅、螃蟹深紅的時候,撈起撒上鹽,便是舌尖上的美味。

一陣你爭我搶、囫囵吞下之後,外面的天也黑了,天上的星星打著燈籠,螢火蟲也開始在草叢中漫舞,這時,我們便丟下一桌的狼藉,拿著扇子去撲螢了。

後來,我們爲了求學,爲了工作,慢慢的遠離了外婆,表哥表姐和我也慢慢的有了自己的家庭,孩子也有當時我們河邊摸魚的那般年紀,只是他們現在不興去河邊釣魚摸蝦了。

小時候的美味,現在再也沒有吃過了。桌上一盤大閘蟹,個個蟹肥膏黃,是那個味,又缺了那個味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